中国股权投资网欢迎您!
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人物 » 正文

六问冯鑫:如何避免成为下一个贾跃亭?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
2018-07-12 16:48  时间财经  胡飞
核心提示:这是否是冯鑫个人债务的“冰山一角”?
        自2017年乐视陷入债务危机以来,暴风实控人冯鑫便急于在各种场合与昔日“带头大哥”贾跃亭撇清干系。但命运似乎要跟他开了个玩笑——因为不久的将来,冯鑫或许会成为下一个贾跃亭。

事情源自7月6日夜间暴风集团的一则公告。公告称,公司创始人、CEO冯鑫所持部分股权已被司法冻结。虽然冻结部分在冯个人持股中的占比甚小,仅为4.65%,在公司总股本中的占比更是微乎其微只有0.99%。但考虑到冯鑫已经将剩余95.35%股份悉数质押,同时昔日的“亲密战友”、曾数度与暴风合作的诉讼方中信资本不惜撕破脸皮,选择对簿公堂来解决纠纷,他这位曾用《道德经》向追随者布道的“修行人”,不得不以另一种形象站立在公众面前——“居然欠钱不还”。

对此,冯鑫也很无奈,甚至无助。在7月9日刊发的一则名为《三年大考,暴风雨中的暴风——冯鑫的内部两小时长谈》自省近万字长文中,他坦诚自己能力有问题,对资本市场不理解,但这与道德、品质无关。

他举例佐证说,上市后大股东通过质押或套现,大部分留给家庭可能是正常行为,“在这方面我是做的过分的,质押的融资几乎全部用来发展业务,找更多的人一起做更大的事业”。而谈及如何偿还个人债务时,冯则无奈地表示,“我几乎没有花任何精力来思考……,倒不是说我有多么公大于私,是我也没有什么更好的方案。”

“态度很诚恳,也不回避问题,但谈及核心问题时,他没有答案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这是家电产业资深观察人士刘步尘在读完冯鑫长文后的最深感受。他对时间财经表示,冯鑫对暴风电视非常有信心,但信心来自哪里,有哪些举措,他没说。问题摆这里了,怎么解决他不知道?

这亦是此次冯鑫债务危机的命门所在。摆在冯面前的,仍有六大难题亟需直面解决。

一、个人债务“冰山一角”?

冯直言自己压力很大,中信资本欠款约为8000万元,已还5000万元,还剩4000万元(含利息1000万元)。他“一时拿不出那么多现金,就导致了目前司法冻结股票的状况”。

问题关键在于,这是否是冯鑫个人债务的“冰山一角”?除中信资本外,还有多少个类似债权人?一旦信用丧失、发生挤兑,冯当如何应对?在长文中,冯鑫也称,自己有多个债权人。

二、冯以极高比例质押股票得来的融资去了哪里?

上市平台银行账户、金融、地产还是暴风电视,抑或暴风魔镜?依据冯个人说法,融资很少留给家人,几乎全部用来发展业务。那么,会是哪块业务?观察冯近两年的工作规划,最大可能仍是暴风TV。但暴风电视已于2017年12月底,获得苏州东山精密及一家神秘机构如东鑫壕共约8亿元的投资。

消费电子行业分析师梁振鹏对时间财经表示,即便在不盈利的情况下,8亿元至少也能让暴风电视坚持两年。在此背景下,暴风TV还需要靠冯的个人融资来输血吗?

三、暴风TV究竟缺不缺钱?

家电产业资深观察人士刘步尘表示,虽然暴风电视业务今年仍有可能持续亏损,在拿到8个亿的融资后,肯定还能坚持一段时间。但是小米上市就融了几百个亿,这8亿算什么?

业内也有不同声音。梁振鹏认为,如果今年暴风电视业务能实现盈亏平衡,接下来不需要这8亿元,仅仅靠自己造血也能发展。这是因为,“暴风电视的理念跟乐视不一样,乐视是低于量产成本价去销售,暴风则是即便硬件不赚钱,也不能亏钱,此外它还有广告、内容去造血。”

不管争论如何,有一点不容忽视,冯鑫在谈到自己极为倚重的电视业务时也曾表示,“TV现在其实并不缺什么,唯一要的是资金的支持来更快的奔跑,……我和老刘(刘耀平,现任暴风TV CEO)现在还是有十足的信心和把握,给TV找一个加油站。”从中不难看出,冯鑫对电视业务持续融资的渴望,但面对当前一级市场钱荒大背景,如果暴风电视经营状况未发生持续好转,再融资将会异常困难。

四、暴风TV能否实现“2020和2021年至少有一二十亿利润的期望值”(冯鑫原话)?

刘步尘认为可能性为零。道理很简单,目前国内家电企业盈利能力最强的是海信和创维,这两家去年盈利不超过10亿。他们在电视行业做那么多年都超不过10个亿,冯鑫的信心来自哪里?最重要的是,年轻人都不看电视了,电视还有前途吗?不管客厅经济、家庭互联网,那都是骗人的,是企业自己给自己打气。

五、如果个人债务危机持续恶化,冯鑫会失去对暴风集团的控制权吗?

这是或许是大概率的结果。A股多家陷入类似困境的公司均可例证,致命之处在于,是否会据此引发连锁反应,导致公司破产重组,或实控人失联等更恶性后果,尚需观察。一向力挺暴风的梁振鹏也呼吁说,“如果想让外界不再对暴风产生质疑的话,冯鑫应该以最快速度把个人债务解决掉。这样,不管上市平台还是暴风业务,都会再度获取公众信任。”

六、这就又回到了对冯鑫来说最原初的问题上,靠什么来偿债?

如果此前能还,冯断不会与中信闹掰,进而把自己搁置在当前极其尴尬的“老赖”处境中。冯在长文中也反省说,“当时还想着避免给暴风造成负面影响,但现在看来这个负面的影响还是没法避免。”而关于未来,冯仍然没有太好的方案。他能做的就是押宝并专注电视业务,希望借此重获债权人和投资人的信心。

2016年11月,贾跃亭发布公开信《乐视的海水与火焰: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》,半年后乐视危机全面爆发。如今冯鑫因股权冻结引发外界质疑,他也用长文进行回应。“如果你仔细研究冯鑫谈话会发现,此时此刻恰如彼时彼刻”。刘步尘对时间财经说。
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
相关评论
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 

推荐图文

MORE